刘成城:如果不幸公司倒闭,我也坚信能东山再起 | 吴晓波视频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09-17 09:50

/巴九灵(微信公众号:吴晓波频道)  

  最近有一家互联网公司,包了块场地,把它改造成了个游乐园。游戏项目听起来就很会玩:是问题屋、人生创业馆、一次性公司、共享单身姻缘庙……  

  这是一直不走寻常路的 36 氪,为了自己的首届粉丝节,专门打造的活动。说到不走寻常路,36 氪的创始人本尊才是元祖。 

  本期节目,我们邀请到 36 氪创始人刘成城,听他与吴晓波老师对谈中国的创业环境与风口。 

  从兴趣到生意,经历了什么? 

  刘成城创业之路的传奇之处,就在于 36 氪能够一次又一次离奇地重塑身份。 

  第一重身份——媒体 

  吴晓波:我问我北京的朋友,36 氪的刘成城要来上我的节目,我跟成城第一次见面,你们行业怎么评价他?他第一句话说的是,他不是做媒体出身的。  

  刘成城:我的团队,早期四个人中确实没有人是学传媒的。我是学计算机的,自己也会写代码,研究生期间,我们几人组团开发一些小应用。但是因为视野特别窄,做的东西非常局限。  

  那时候想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,然后,就渐渐开始关注国内外居于科技前沿的人都在做什么样的应用,并与别人分享,相当于十年前的《IT经理世界》杂志一样。  

  吴晓波:你一开始做 36 氪是因为兴趣,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把它变成一家公司的?  

  刘成城:2010 年,我本科毕业之后没几个月就开始做这个网站,我们是 2010 年 12 月份上线的,那个时候我在中科院读研究生一年级,碰到了我的一个校友叫王啸。  

  王啸现在是我们的天使投资人,当时他觉得我们做的事挺有意义的,就以个人名义投了我们一笔钱,我们因此全职出来创业。当时的心态就是,反正有人给钱,为什么不出来试试呢?肯定比呆在学校里有意思。 

  吴晓波:什么时候感觉把 36 氪做出了媒体的样子?  

  刘成城:2011 年 7 月,公司成立之后。公司成立之前,我都保持着做网站的心态,关心的可能都是网站的访问速度或是排名。后来我们开始意识到,我们做的是新媒体的业务,广告、公关、会务,再加上现在的知识付费和电商。  

  第二重身份——孵化器 

  刘成城:我们创业的六年时间,可以简单切割成前三年和后三年。前三年,从 2011 年到 2014 年,我们基本上都在做媒体。  

  2014 年开始,一方面,我们的媒体自己在做商业化,另一方面,我们依托我们的创投属性,横向做了三个业务,现在我觉得至少其中两个,获得了阶段性的成功,其中一个就是氪空间。 

  吴晓波:联合办公,孵化器。  

  刘成城:我们做联合办公有非常大的优势,现在我们大概在全国有 30 个联合办公点,从规模上看是国内数一数二的,而从出租率上来看,我们的出租率是 90%,绝对是第一。  

  第三重身份——平台 

  吴晓波:后来,你们是建立在什么想法上,开始做创投相关 APP 的?  

  刘成城:当时我们要帮项目对接投资人,投资人有两类,一类是机构投资人,一类是个人投资人。不同的人关注不同的领域,看到的也是不同的项目。  

  同时,我们还做了一个投资机构使用的内部管理系统。比如说十个投资经理,他们分别立项会议的流程,投委会的流程,募投管退的流程,都可以用这个管理系统进行管理。 

  这一块是信息服务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我觉得它有很多方面都走在全球的前列。你看我们国家的这些 VC 投资人,可以天天在手机上看新的项目,这是美国没有的。 

  杀出竞争红海,创业企业怎么做? 

  吴晓波:你从大学毕业开始创业,又一直关注着创投行业,你觉得过去五年中,中国整个创业情况,最大的变化发生哪里?  

  刘成城:我觉得我所在的领域变化最大,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了。我记得 2011 年的时候,苹果应用商店,中国一天才上线十几个应用,用户买了手机,能下载的应用就这么一些,你只要在那个时候成为前几名,哪怕是刷榜刷上去的,都会享受很大的红利。  

  我经常在想,如果我能重新来一遍,2011 年就进入这个市场……我一定会打开 App Store,分析每个类目,看看那些应用为什么能做到前三名。  

  吴晓波:但是今天已经没机会了。  

  刘成城:今天我觉得很难,因为流量成本太高了。  

  吴晓波:今天哪些商业模式,会更受到投资人的欢迎?或者说,在什么领域创业更有可能更上一层楼?  

  刘成城:我觉得今天已经没有这样的红利和商业机会了。其实我也很迷茫,从我们平台投资人浏览的项目数据来看,只能说现在投资人比较喜欢的,无非就是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便利店、共享经济。  

  吴晓波:今年最热的几个词,我看都是坑。  

  刘成城:投资人关注度比较高的是这些,他们关注的项目,肯定会出现一些赛道,但我也不觉得投资人认可这些东西能脱颖而出。  

  吴晓波:创业者和投资人同样都在迷茫。你年纪不是很大,但是从创业来讲,已经五六年了,你觉得这几年,在创业这条路上,你的心态有多大的变化?毕竟很多人在你这个年龄,可能刚刚开始创业。  

  刘成城:我觉得对于创业者来说,心态特别重要,前两年,我可能没什么概念,就是凭兴趣,然后有资本支持,我觉得自己只是在做一件特别有意义,有情怀的事情。后来两年,我就开始有了给资本回报的压力的概念。  

  吴晓波:就像不停编织 A 轮 B 轮 C 轮,开始粗起来了。  

  刘成城:在整个六年中,我一会儿很自信,一会儿很自卑,觉得自己屁都不是,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太牛了。  

  现在我的心态,我觉得是这样的,因为这两年也接触了很多比较靠前的民营企业家,像万达高管,甚至首富,再加上最近贾跃亭的事情,我觉得一个创业者,可能在别人眼里很光鲜亮丽,但尤其在经济形势 L 形的时候,原来的“首富”都有可能会变成“首负”。 

  只要你创业,都是有杠杆的,不像德州扑克,随时可以退场,最多分数清零。创业就是有些抉择,下的筹码越多,就负得更多,永远也没有办法清零。 

  我觉得现在我们公司的状态还可以,因为业务相对多元化,所以它风险是分散的。我现在的想法有三点:第一点,我觉得我们做这件事情,是因为我想结识一帮真正志同道合、价值观一致的人,随着公司越做越深入,会越来越难结识这些人。 

  第二点,对于我自己来讲,我希望我能领悟到一些事件的本质,或者提升一些自己的能力,这是最重要的。  

  第三点,如果不幸公司分分钟倒闭了——这很正常,诺基亚、摩托罗拉,不都是一下子就没了,更别提我们这种公司了——我觉得只要有前两点,我就还能东山再起。我相信,我只要做好前两点,同时有第三点的心态,就足够了。 

  过去五年 

  中国创业环境有何变化? 

  创业六年 

  36 氪又有哪些反思? 

  中国创业市场 

  现在还有哪些创业风口? 

  直接收看本期“吴晓波频道” 

▼  

  你印象中的哲学课是不是晦涩难懂?周老师用生动的故事+生活的案例+哲学家的观点+系统的思考,教你人人都能听懂的哲学课。 

  点击下图立即学习  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